您当前的位置:偶偶电脑知识网 -> 电脑初学 -> 电脑内容-> 阿里巴巴要IPO 你们怎么看

阿里巴巴要IPO 你们怎么看

阿里巴巴要IPO 你们怎么看

除了合伙人制度外,能阻拦阿里IPO的因素已然不多了。阿里巴巴16日正式宣布启动在美国IPO事宜,虽然被数次解读为向港交所施压,但港交所的坚持和美股窗口大开的时机下,阿里IPO这场肥皂剧或将迎来大结局。

2013年二三季度,阿里和港交所就是否能接受合伙人制度一事展开了持久的讨论。无论阿里的态度从“没有选定上市地点和时间”、“首选还是香港”到最后CEO陆兆禧出来表态放弃香港上市,外界的评论始终认为,阿里的态度只是在“撒娇”式的谈判,而不是真正转移目标。但今天来看,阿里可能是认真的。

最大的变化是环境改变。首先是随着时间的推进,港交所会坚持不接受合伙人制度的可能性在不断加大,其次,美股市场去年下半年开始的热潮给中概股和科技股打开了一个窗口期,Twitter、58、去哪儿等一系列科技公司、中概股公司在美国IPO均获得了高估值。若阿里转向美国IPO顺利,将很快完成IPO,并有望沾点估值上的红利。

还有一个小小的细节,原定2015年阿里IPO实现时雅虎承诺出售的2.615亿股普通股的数字有所变动,随着2013年10月14日双方达成的新协议,雅虎在阿里IPO后的持股数存在变化。

IPO解千愁

在陆兆禧继任马云成为阿里集团CEO的时候,顺利IPO就成为CEO最主要的工作之一,在大量的机构持股、投行的压力下,一个漂亮的高估值IPO能解决很多问题。

首先是雅虎股权问题,现如今惟一一个对阿里IPO有着公开时间限制的就是雅虎和阿里2012年的那份回购协议(其他私下的IPO要求无法查证是否存在)。条款很明确,2012年雅虎以71亿美元的价格向阿里出售5.23亿股阿里股票,占阿里20%股份;而在2015年12月前,若阿里完成“标准的IPO”则雅虎承诺再向阿里出售剩下的2.615亿股股票。

(值得一提的,是71亿美元中分为63亿美元和8亿美元的优先股,而雅虎财报最后记录中显示,阿里在2013年5月16日以8.46亿美元赎回了后一部分的优先股,并支付4600万美元的利息,这也可以看出马云对股份的看重程度)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雅虎2014年1月公布的财报内文披露,在2013年10月14日,阿里集团和雅虎香港达成了一项协议,商议雅虎承诺出售的股票数从2.615亿股下降至2.08亿股。按照5.23亿股是20%来计算,雅虎即使出售了2.08亿股,其在阿里IPO后的股份也有希望保留到10%以上,之前是8.5%(这里不考虑过渡稀释,也就是说假设阿里公开发行的股份低于5%)。

这里还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2012年,雅虎和阿里签署的回购协议中,雅虎重申了做为股东的登记权权利,但这个权利只有在占股高于10%的时候才能要求,若IPO后雅虎持股是之前的8.5%,则可能无法要求自己的股票登记权。

为什么股权问题很重要,因为雅虎不是投行,它不一定只看上了财务回报。从阿里2012年向中投等十多个机构融资40亿美元向雅虎赎身就可以看出,阿里选择了大量的财务需求者,他们对投票权的要求远低于对财务回报的需求,马云为代表的合伙人就顺理成章可以控制公司。

再来看看雅虎和阿里巴巴商议的IPO新标准:即IPO时融资收入不低于30亿美元,并较阿里巴巴回购雅虎每股价格至少溢价110%。根据当时阿里巴巴350亿美元估值计算,未来IPO时阿里巴巴市值需至少达到735亿美元,而对于阿里今天的估值来看,这个标准远远可以达到。

另一方面,这个标准中还有一个要求就是上市地点,港交所、纳斯达克/纽交所、或在特定情况下的A股都是可以被接受的。这里面首先被选择是港交所,美股对科技股的低估值和港交所对阿里业务更深入的理解可能被认为是获得高估值的关键。

能解决的另一个问题就是上述的多家财务投资者需要拿到回报的压力。另一个好处就是阿里IPO就可以低成本地在二级市场融资,而不需要再为了这些钱付出大量的股份。

合伙人制度拧不过香港人

应该说,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制度的来源在马云等团队如何用少数的股权掌控公司。在马云早期创业经历中,黄页中国、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都是因为马云等团队占股30%,杭州电信和外经贸部占70%的股份划分导致马云出走,所以公司的掌控力就是马云非常重视的经验。

而在2005年接受雅虎融资时,10亿美元的钱换走了阿里60%的股份,多次稀释后,管理团队股份已经不到10%。如何用少数股份换取控制权,就是阿里合伙人制度的主因。

2013年阿里正式公布了自己的合伙人制度:入职满5年,是公司运营者、业务建设者和文化传承者、有优秀的能力,并高度认可公司文化,包括创始人在内,目前阿里有28名合伙人。合伙人有权提名CEO、半数以上的董事会席位。

然而之所以马云愿意公布如此详尽的内部制度,就是因为这个制度成为了妨碍阿里在香港IPO的最大阻碍。因为按照这个制度,所谓的合伙人有极强的权力,可以限制小股东和公众股东的权力,但小股东却无法决定谁可以成为合伙人,因为除了入职5年这样的硬性标准,怎么去判断“认可公司文化的程度”和“有优秀能力”这些非常主观的条件呢。这样的制度和香港一直强调一股一票的原则非常矛盾。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