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偶偶电脑知识网 -> 电脑初学 -> 电脑内容-> Linux桌面现状素描:矛盾的时代

Linux桌面现状素描:矛盾的时代

和KDE时代,这种协作也常常很有限,像freedesktop.org这些项目最终落得半死不活的田地。如果说两种界面都很难继续相互兼容,那么六种界面想进行协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当至少一种界面(Unity)除非由自己扮演领导者,否则对于与其他界面进行合作没多大兴趣时,更是困难重重。

用户也无法依赖人气颇旺的GNOME技术来维持统一标准。Yorba基金会的开发人员去年告诉我,同时为GNOME和Unity编写程序有时候已经很难。由于Cinnamon和Mate都由Linux Mint来维护,它们应该仍然保持兼容,但是通常而言,我们可能会回到无法指望为一种桌面编写的应用程序可以在另一种桌面上顺畅运行的时代。

新的多样性还可能让新的Linux用户灰心丧气--其中许多新用户觉得连多种桌面这个想法都很难接受。虽然经验丰富的用户可能会在多种桌面和发行版之间从容切换,但新用户可能会焦虑不安,因为实在有太多的选择,让人无所适从。

用户忠诚度

用户反抗的一个后果是,用户忠诚度似乎淡弱了。一部分喜欢畅所欲言的用户得出结论,GNOME、KDE和Unity的开发人员无视他们的兴趣,再也不值得信任了。他们已开始走上了这条道路,更有可能比以往探究替代桌面,至少偶尔会这样。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KDE留住了之前用户群的大部分,不过它在读者调查中的排名通常比在GNOME-KDE时代低5%左右。它的日子过得这么滋润,恐怕是由于这个事实:KDE 4.0引起用户反抗后没几个月,它立即认真解决了用户抱怨的问题;而且在推出几个版本后,它就增添了用户需要的大部分功能特性。

相比之下,GNOME的反应要慢一拍。该项目团队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来推广和宣传GNOME外壳扩展件,以此处理用户抱怨的问题。但事隔这么久,无疑助长了用户的忿恨。

在第三个时代唯一赢得用户忠诚度的两种环境似乎只有Cinnamon和Mate。能继续赢得用户的这种信任,一方面的原因在于,两者都保留了GNOME 2这种模型--恰恰是由于用户的反抗,这种桌面有时获得了几乎不可思议的质量。

然而,更重要的是,Linux Mint在倾听用户心声方面做得比其他任何一种桌面都要好。在该项目"关于我们"页面上所列的使用Linux Mint的原因当中包括这一个事实:"它由社区驱动。鼓励用户将反馈告知项目团队,那样用户的想法可以用来改进Linux Mint。"

换句话说,Linux Mint正是承诺有望提供许多用户觉得GNOME、KDE和Unity欠缺的东西:用户需求很重要的一种感觉。此外,众所周知,Mint兑现了这个承诺,尚未需要为了减轻失误的不良影响而采取行动。要说哪些环境在这个新时代赢得用户忠诚度,那就是Cinnamon和Mate--但是在这个不再抱破灭的时代,一旦遇到危机,连这两种环境得到的支持也可能很快随之消失。

创新的未来

用户反抗时代之所以会出现,是由于大家认识到Linux桌面迎头赶上了与之竞争的专有桌面(Windows和OS CX),现在可以尝试下一步的技术。

遗憾的是,试验一下子带来了太多的变化,步伐太快了,而且是在几乎没有咨询用户意见的情况下进行的。于是人们普遍怀念起GNOME 2,随之而来的是不相信任何新界面。我在用户反抗时期经常听到,GNOME 2是个理想的桌面,任何变化只会有损于其完美程度。

尽管有这种态度,变化仍在继续,但是以更有成效的方式出现。比如说,很少有人似乎担心:没有哪主要的桌面在默认情况下使用类似GNOME 2的菜单,其子菜单在桌面上打开。大多数用户根本看不到的库和子系统方面也出现了变化。

几乎停滞不前的是用户在屏幕上看到的变化。KDE团队的Aaron Seigo在九个月前对我说,KDE的开发人员有意放慢了变化步伐,常常将看得见的变化加入到处于开发阶段的界面中,然后再加入到主要的KDE版本中。

在所有现代化的桌面环境中,逐步添加变化已变得司空见惯。有些变化根本就没有尝试一下,比如为用户提供组织管理其工作新方式的变化(如KDE Activities),或者可能改变工作流程的变化(如GNOME的概要)。也许几年之后,任何项目团队会考虑除了移动设备上之外的任何重大变化。

现代的诀窍

用户反抗一开始,桌面开发人员梦想开发出整洁又创新的桌面,可以证明自由软件不再是二流货色。到时Linux桌面将树立榜样,成为其他桌面仿效的模型,而不是一个劲地模仿Windows和OS X。

由于复杂的原因--其中一些不是谁的错,现实离这个梦想相距甚远。现在我们面对的是,多半注重用户权利、过于保守的立场以及缺少长远愿景。一系列矛盾的特点恰恰表明了用户反抗给开发工作带来了多大的影响。

由于倾听用户心声,Linux Mint也许会带来一系列细小的创新。要是KDE学会了从容应对变化步伐,它或许也会进行细小的改进。要不然,桌面在接下来一两年似乎可能仍是毫无动静的领域。也许GNOME 4.0会带来变化,如果它致力于让用户易于使用安全和隐私工具,这种可能性更大。

但是在那之前呢?我们也许已经历了用户反抗时期,但我们仍在直接面对它们造成的影响。称现在这个时代为应对时代(Reaction era)是最好的总结语。

上一页  [1] [2]